患者治疗分享肺癌 不认命 我带父亲去麻省总医院看肺癌

不认命 我带父亲去麻省总医院看肺癌

发布日期:2020.03.31 14:19:31

诊断:肺鳞癌IIIB期

姓名:夏先生

年龄:69

就诊医院:麻省总医院

爱诺点评:美国给予免疫+化疗联合治疗,病情几乎完全缓解,实现带瘤生存。

我的父亲,69岁。2018年8月8日我带他做常规体检时查胸片发现左上肺阴影。2018年8月14日胸部CT显示:左肺上叶纵隔旁中央型肺癌伴淋巴转移可能。2018年8月23日几经托人在北京知名的医院做了肺穿刺活检,结果是低分化鳞癌;PD-L1表达阴性。父亲几乎没有任何症状,除了偶有咳嗽。后来医生告诉我他的肺癌与吸烟40年,每天1包有直接关系。

我们跑了北京的两家医院,肿瘤专家告诉我:无法手术,下一步建议化疗。我支开父亲,胆战心惊的问医生还能活多久,“1年左右吧”。对于这样一份判决,以及在陪父亲看病过程中,目睹了许多患者治疗的副作用,心有不甘的我不希望让父亲也陷入到那种绝境中。都说美国医疗先进,那我就带他去出国就医。

在对比了两个出国看病中介机构后,我选择了爱诺美康,“两家机构都不错,一家大而全,出国看病、体检、试管婴儿什么都做,而爱诺美康只做肿瘤重症,我更看重专注,因为企业精力分散是无法保障肿瘤患者的服务专业性与精细度。”

不认命 我带父亲去麻省总医院看肺癌

病理报告

爱诺美康之后推荐了美国治疗肺癌NO.1的医院,并且预约到了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临床医疗质量主任、带瘤生存项目主任Lennes医生,同时她也是全美NCCN肺癌指南制定者,是全美公认的肺癌专家。并且帮助我们成功申请通过了美国医疗签证。

不认命 我带父亲去麻省总医院看肺癌

全美肺癌NO.1的医院

在委托他们25天后,我和父亲就来到了美国波士顿。走进麻省总医院的门诊大厅,我闻到一股咖啡香,而不是福尔马林的味道,时而还有人牵着狗从身边走过(狗是用作治疗安慰用的,并非普通宠物狗)。麻省总医院坐落在波士顿市中心查尔斯河边上,在病房里可以直接看到美丽的查尔斯河。每个电梯走廊处都写着“请尊重病人的隐私”。在肿瘤病房外,有一道希望之墙(Wallof hope),墙上贴满了病人如何与肿瘤抗争的成功故事。新病人看到这些故事,就会感到自己并非孤军奋战,进而充满了生的希望。墙上还悬挂着各色小旗,上面写着亲人的祝福话语,鼓励病人战胜疾病。

癌症中心大楼专门为患者建造了一个“舒压室”:顶楼建了一个小花园,大大的玻璃房,绿植环绕,可以俯瞰整个波士顿城景。在入口处,一个大理石盆里放了很多红棕色的鹅卵石,工作人员说这是为患者提供的解压方式之一,“你愿意的话,也可以带走。”

一切的一切都让来自东方的我们很快融入了医院的环境。Lennes博士是父亲的主治医生,没有任何的“架子”,让我们非常舒适,一直紧张的父亲也逐渐放松了。医生安排了必要的抽血和影像检查,然后三天后制定了了免疫治疗K药+紫杉醇+卡铂的联合方案。尽管PD-L1表达不高,但化疗与免疫的联合会增强免疫治疗的效果,出现1+1大于2的效果。对于我所担心的副作用问题,Lennes博士告诉我在治疗过程中,会提前开具很多药物来对抗,比如预防口腔溃疡的漱口水等等。

不认命 我带父亲去麻省总医院看肺癌

在医院化疗期间,父亲也有恶心、脱发、白细胞下降的副作用,但医生都给与了积极的处理。总体来看,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受,父亲也没有住过一次院,都是在门诊就完成了治疗;父亲体重也没有下降。经过4个多月的治疗,父亲在美国进行了首次影像复查评估。所幸好消息传来,治疗方案有效:左肺的原发灶减小了近40%,双肺转移的淋巴结也大大缩小。Lennes博士告诉我们,考虑到年龄以及副作用可能出现累积问题,之后调整了治疗方案,改为K药单独维持治疗即可,而且可以选择回到中国继续治疗,与朋友和家人更多的在一起也会疏解患者的压力。

2020年2月我和父亲已经回国1年多了,近期的复查显示肿瘤较发病之初缩小了60%以上,纵膈的淋巴结已经消失不见。尽管不能说治愈,但看着父亲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我还是非常欣慰。从北京到波士顿一路走来,我们是幸运的。国内顶尖医院的硬件和医生诊疗水平未必与国外差距甚大,但对于缓解重症患者紧张、沉重的心情,给予更多心理和人文关怀,让患者有更好的就诊体验,似乎才是国内外更大的差距所在。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定的国情与现状,中国专家承受了巨大的工作负荷,但对于像我一样的每一个患者和家属来说,我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更人性化的治疗与服务。


文章关键词:肺癌肺鳞癌麻省总医院

您可能会读:
奥希替尼耐药,只剩3个月生存期,“笨办法”让我再次用上肺癌靶向药

我,今年59岁,不吸烟不喝酒。但在2017年的一次体检中,胸部CT发现右上肺占位。随后的PET/CT检查提示:右上肺癌,双肺多发转移,右侧胸膜转移,肋骨及腰椎多发骨转移。我马上托关系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做了...

肺癌四期靶向药耐药后美国如何治疗?

患者2017年11月出现活动后胸痛、喘憋,检查发现左侧胸腔大量积液,左侧肺不张,给予胸腔闭式引流,约3000ml淡血性液体。2017-11-28行全麻下VATS探查止血+胸腔闭式引流+胸膜活检术。术后病理提示:肺浸润性腺癌。...

出国看病 我不需要再化疗了

黄女士,2018年9月查胸部CT提示左肺上叶舌段占位性病变,考虑周围型肺癌,大小约2.1*1.5cm。双肺弥漫性结节。2018年9月底行胸腔镜左肺上叶楔形切除术。术后病理提示(左肺上叶结节)浸润性腺癌。并给予洛铂30mg胸...

出国看病让我再次有机会用上了靶向药物

国内治疗情况:我2017年8月开始出现右侧后背不适。2017年10月底检查发现右侧中等量胸腔积液(大前后径12cm),已经明显影响到了呼吸。医院给予胸腔穿刺引流,病理结果提示:符合腺癌细胞改变,考虑肺组织来源可能...

美国治疗肺癌的头号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

爱诺美康介绍,随着出国患者的增加,业内一些机构捆绑国外合作医院,不顾患者病情,将几乎所有患者推荐到某家或某几家医院,而这些医院并不擅长这些疾病。事实上,尽管国外医院有各种排名,但针对某一种疾病并没...